52js.com > 历史小说 > 主公我不想加班 > 第五十九章 老甲鱼看小王八
    嗯?

    毕竟贾诩也算是被拐来的人口了,雷火游戏登录:将来也有可能会成为自己的同事,好说歹说还是稍微客气一些好。

    而且荀攸这个人的性格也是偏向于温和的,并不是很喜欢跟人起冲突,所以贾诩来问他的时候,他也没有很抗拒回答他。

    哪怕荀攸知道贾诩这个状态明显就是想要来跟自己扯扯关系。

    既然能够得到陈琛的重视,上了陈琛的没有到手就要干掉的名单,那这个人肯定是有他的独到之处的,所以荀攸也乐于跟他交流交流,看看这个家伙的门道到底在哪里。

    荀攸瞄了一眼贾诩所指的,正是自己手中陈琛留下来的画,微笑着摇了摇头。

    “这个?这不是我画的,我可没有这种想法。”

    陈琛的奇思妙想确实让人佩服的,荀攸还是很羡慕陈琛这种天赋的。

    当然,他觉得是天赋,只有陈琛自己知道这是经验和积累。

    这种凝聚了千年发展的思想的结晶,能够带给人的作用绝对不仅仅只是拿来实用而已,更多的其实还是在细节之中的一些启发,各个细节所带来的其实也是浓缩的思想,智者也能够从这些细节之中获取到不少的经验。

    “难道这是小陈公子画的?”

    贾诩接过了荀攸随手递给自己的图纸,虽然他并不精通此道,但是也不妨他从这图纸之中看到所蕴含的智慧和目的,这种简洁精确的需求和作用对应的效果,就让他心中对于陈琛的智慧评价又上升了一级。

    此子不简单啊!

    贾诩其实一开始也没有小看这个能够在千里之外就瞄准了自己动手的小家伙,哪怕他的手段简单粗暴,并不是那种能够诱骗自己真心实意投靠的方式。

    可是如今想一想,其实如果自己面对自己这样类型的人,会选择用什么方式来将自己带走?

    或许自己可能会简单干脆一些,直接一棍子敲晕,一麻袋装走吧?

    如果自己不愿意为自己效力的话,那或许自己也会选择......

    想着想着,贾诩打了个寒颤,看来自己现在最好还是老老实实,按照这么想这么看的话,要是自己的表现有脱离出了陈琛掌控的范围的话,那或许陈琛可能真的会跟自己所想的那般,对自己挥起屠刀吧?

    “小陈公子现在主要是负责什么方面的啊?”

    贾诩看似不经意地问荀攸,他想要看看陈琛到底是擅长什么方面的,这样能够通过这个来找准突破口,不得不说,贾诩虽然怂,但是他也是个骨子里狠人,他还是想要找到陈琛的弱点,今后或许还有机会能够用得上。

    “负责什么方面?”

    荀攸感觉贾诩问的这个问题有些不知所谓,什么陈琛负责什么方面的?难道他是新来的吗?

    哦,好像他确实就是新来的。

    只要是在太原郡府待过人,怎么可能会瞎了一样没有看到陈琛消失的身影?

    如果能够在陈琛的工位上看到他存在超过两个时辰,那简直是奇迹。

    “琛哥儿什么都不负责,又什么都负责。”

    荀攸想了想,这么跟贾诩说道,其实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总结陈琛做的事情。

    贾诩有些不明白荀攸说的是什么意思,他向来虚心求教,不懂就问。

    “请问这是什么说法?是小陈先生的定位不明确吗?”

    贾诩感觉可能是因为陈琛对自己的定位不清晰,那这样的话,可以作为一个点来研究一下陈琛的致命弱点啊!

    估计荀攸想不到,陈琛也不会想到,现在的贾诩满脑子都是在想着怎么发现自己的弱点,准备随时给自己来一次致命一击的。

    “也不是这么说,只能说琛哥儿什么都会吧。”

    荀攸觉得这么说比较贴切。

    因为陈琛的日常算是完全不完整地负责哪一方面,但是他会在每个方面都去研究,给出方案,给予其他人一些很重要很核心的引导,让整个刘备集团的运作更加顺畅,如果非要用什么东西来形容陈琛的话,那...润滑油?

    但是也不能那么说,毕竟其实陈琛在很多地方也都是属于主导地位的,他算是让整个并州的发展都上升了一个档次,就靠着他的那些奇思妙想和充满了智慧的制度建设。

    什么都会?

    这么强的吗?

    全面的人弱点不是很好发现,更何况看起来这个陈琛在并州的地位很高,这种高地位不是一种权柄上带来的威压,而是一种其他人发自内心地尊敬和崇拜,这种状态是很罕见的,任由贾诩身为一个经常苟着的老银币,他也想不到这个一直经常翘班,没有固定的负责项目的家伙,是怎么在并州建立起这么高的地位的。

    “我知道你在奇怪什么,其实你也不用奇怪,我跟你说说几项吧。”

    荀攸看到贾诩那陷入疑惑的表情,自然也就知道他是在疑惑什么,其实谁见到陈琛这个必然不加班,还偶尔翘班的家伙,能够在并州的地位和积累达到这种程度,应该都会疑惑的,提前给这位新同事解解惑,给他留点好印象,以后他坑人应该不会主动来坑自己吧?

    荀攸就抱着这么个心态来给贾诩讲解陈琛的政绩。

    “让玄德公一战封侯的那场鲜卑之战,文和兄应该知道吧?”

    “知道。”

    “覆灭鲜卑主力军,收降十数万鲜卑人,这一场的规划,是琛哥儿安排的。”

    “原来如此。”

    当初太原给朝廷的战报里,没有提及详细的内容,这也是陈琛有意为之,当初他可不想那么早出名,躲在后面慢慢搞事情多好,让玄德公顶出去,好坏都让玄德公来面对,自己可以舒心地放松状态多好。

    “看到如今晋阳的繁华了吗?五年前,这里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城不满户,地方疲敝,百姓生死难料。”

    “你再看看如今的晋阳,这其中的主要功劳就是琛哥儿的,你说这功劳多少呢?”

    贾诩沉默了一下,振兴太原,指导并州发展起来,从某种程度上来看只是一州之治。

    但是很明显,这个晋阳这般的修建规模,侧面证明着刘备的心思绝对不仅仅只是困守一州,更何况如今大汉混乱成这个样子,要是说刘备没有别的想法和野心,打死贾诩都不信。

    所以陈琛的这个功劳,已经跨越了一州之治的程度,成为了刘备发展基础的供给,成为了真正的从龙之臣,左膀右臂。

    只要陈琛不犯太出格的错,而刘备只要念旧一些,那陈琛完全不会因为内部的失误而出事。

    而如今刘备势力已经强势得很,外部想要弄死陈琛的可能性也不大了,更何况还有很多人不知道陈琛在刘备集团的真正影响力和地位。

    再想一想陈琛的行为,贾诩不难得出结论了。

    这小子。

    真的不简单啊。

    原本以为陈琛是弄不清楚自己的定位,现在看一看,才知道陈琛的高明。

    他自己不负责实权的部门和完整的政绩项目,而是到处东插一手,西插一手,偶尔逃逃班。

    给人感觉就是一个当谋主只是兴趣使然的休闲家,他当谋主就是个兼职。

    这样他根本没有任何造反的资本和想法,能够让人放心的很。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所体现出来的价值实在是太过于诱人了,能够将整个集团的效率和实力提升一档,能够让一方势力拥有比别的势力更快的发展速度,哪怕大家都用着同样的政策和执政思想。

    这种又能干,又不贪功恋权,只是一心想着多活几年的属下,哪个领导不爱呢?

    甚至领导都还会想方设法让他们多活几年呢。

    更何况,陈琛还偶尔翘班,不加班,让大家能够明显地感受到如果没有自己的话,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大家就会更明白陈琛的重要性,更珍惜他。

    这家伙,真的强!

    甚至从某种方面来看,他简直就是进化版的自己,比自己还怕死,比自己还懂得如何让自己避开危险,也比自己更加清楚想要好好地长命百岁的话,需要做的是什么,这也让贾诩走出了之前的误区。

    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贾诩感觉自己要服老了。

    陈琛这一套,体现价值,又表明自己没有攻击性的操作,确实要比自己那种一直苟着的状态好得多。

    将自己置于明面上,让所有人或主动或被动地忽视了自己的威胁性。

    这小王八,够厉害。

    不得不说,这么一通操作之后,贾诩内心就明白了其实荀攸跟自己不是一路人,陈琛这个小硬币才跟自己是一路人。

    他的行为才不是懒惰,而是收敛光芒吧?

    微笑着跟荀攸道了别,贾诩回府的路上一直在思考着这些问题,自己一直在揣摩着陈琛的行为和心理,这不揣摩不知道,一揣摩,贾诩越发地感觉到了自己跟陈琛的那种共同点和默契性。

    要是让他来,他也这么干啊!

    好小子,来并州这波不亏,自己只要跟着好小子一样干就行了,不求达到他的高度,让自己的香火能够好好地传承下去也足够了。

    更何况,贾诩更想到了今天看到的那张图纸和上面的方案,虽然并不详细,但是他多少也能够看出其中方案的用意。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那应该是要设立一些纪念意义的东西,纪念有功之臣,传承香火之气吧?

    别人都是在统一结束战争之后才办的这件事,他们从开始就在着手准备了,这收拢人心的手段,未免也太超前了吧?

    相比起来看看其他家诸侯的情况,哪怕是除了刘备之外最强的董卓,贾诩也没有见到有这种准备。

    根据自己的了解,整个大汉,如今也就只有刘备这么一家,现在就已经如此有秩序,有规划,有着明确目标地在发展准备着,同时还拥有着强劲的实力。

    如果他们不能够获得最终的胜利的话,才奇怪吧?

    仔仔细细地思考了一番,贾诩发现自己好像留在这里好好发展的话,其实挺划算的。

    这里能够看到光明美好的前景,看到明确清晰的未来。

    选择正确的势力,也是让自己能够活得更久的要点之一。

    特别是,在了解了陈琛的部分事迹之后,贾诩心中的认同感就更强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着极强的感觉,感觉陈琛在天下一统会发挥出极为重要的作用。

    这老家伙,善变得很。

    刚刚还在想着怎么挑出陈琛的弱点,以后找个机会报复回来,现在就觉得这是自己没有彻谈过的知己了,恨不得马上去找陈琛聊上一阵,交流一下“苟功”,约定一下一起苟到天荒地老。

    他这算什么?

    老甲鱼看小王八?

    看对眼了?

    “大叔,你走错门了。”

    突然一个有些稚嫩的孩子对着沉浸在假想思考中的贾诩说道。

    原来贾诩不知不觉地在回家的路上走偏了,走到了隔壁家门,还一直在敲门。

    “啊,走错门了?”

    贾诩被这个长相有些奇怪,还勉强算是可爱的小孩提醒了一下,才惊醒环顾了一下这个大门,虽然造型跟自家的大门很像,但是明显不是自己家。

    “哦哦,不好意思啊,打扰了。”

    被小孩子提醒,倒也是有些尴尬呢,贾诩皱着菊花脸笑了笑,伸手去摸这小孩的脑袋,道了个歉。

    “没事的大叔,你是刚刚搬过来的贾先生吧?”

    这小孩一点都不怕生,反而主动跟贾诩攀谈了起来。

    “你知道我?”

    贾诩有些意外,难道自己在董卓军中隐居,可在外名声远扬?

    怎么陈琛知道自己,这普普通通的小孩也知道自己?

    这就有问题了啊!

    “知道啊,哥哥有说最近郡府来了位贾先生,看起来就很厉害,就住在我们家附近。”

    这小孩童言无忌,却又说到了贾诩的痒痒肉上了,被小孩子夸什么的,最舒服了,因为跟他们不用那么多的勾心斗角。

    心里舒服极了,贾诩又伸手摸了摸小孩的头。

    “小娃娃,你哥哥怎么称呼啊?”

    “司马朗,表字伯达,刚刚从上党调回来郡府当差。”

513msc.com 华尔街游戏忘记密码 ek游戏管理 88必发网站 九州电子游戏备用网址
雷火88vip 澳门娱乐vip体育最高占成 趣多吧最高占成 澳门银河线上游戏官网 美高梅怎么样最高占成
拉斯维加斯代理合作 新櫈娱乐网上平台 777娱乐全场返水 通博官网最高佣金 皇马真人星级百家乐
澳门娱乐官网开户 澳门娱乐线上开户 申博太阳城代理开户登入 博天下游戏 登峰娱乐全场返水